近视核心是观念转换:侧重预防而不是治疗

2017-07-05 15:51 admin 0

近年来,随着电子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,电子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手机俨然成为了我们的生活必需品,设想一下未来它能给我们生活带来什么变化,就比如说十年、二十年之后我们人眼的生理结构是否会因此改变,这个问题可能很少人会想到吧。


根据既往的一份近视眼流行病学研究调查报告,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有14亿人患有近视,到2020年预计增长到25亿。

国际角膜塑形协会的Marino Formenti博士和Gary Harzbery博士提出近视率原本是在亚洲最高,但现在欧洲也在不断增加,由当初20%逐步增加至50%。光学的方法可以适当进行控制,他们认为低矫有一些好处, scl对于控制近视效果是不明显的,双焦眼镜控制有一定的效果,scl如果要达到控制近视的目的就需要设计成双焦,而这样的设计在国内并没有引进市场。目前我们面临的什么问题?患者眼轴的增长,屈光度数的增加,什么问题所导致的?在中国,我们发现很多家长让孩子们在婴儿车里就看ipad,他们接触这些电子产品时间太早,而且眼球发育也是初期,2~3岁之前的视觉发育,这个阶段对于整个视觉系统和脑视觉都是非常有害的。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会有什么影响?早在工业前,在捕猎时期,人类的视野开阔,近距离工作也就是以手工业为主,而且姿势不断变化,总是不断在调节与集合之间切换,这些都是非脑力性的,简易的主观认识,人们看到的3D空间更多一些,视野开阔,周边视野大。他们在饮食方面摄入的血糖很少,在那个时期近视发生率为2%,而如果将他们经过一年的西方生活,那么近视率便会很快增长到15%。这是因为我们现在的视觉接收到的2D的空间更多一些,我们的工作距离更近,视野就变小,大多从事一些脑力性的工作,而且调节和集合固定,视网膜中心受到刺激,周边抑制增加。

成年人近视眼患病率的研究相对较少,已发现成年人近视眼患病率随年龄的变化而变化,总体上年长者较年轻者比率低。在近视人群中,有很多一部分人因为屈光不正未矫正而使得生活视力未能得到提高,这也是导致视力损伤的原因之一。当然,近视度数的发展是遗传与环境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,例如父母近视的情况、性别、种族、教育、职业、收入等,还有工作距离、用眼习惯,户外活动等众多因素。

现已证实了近距离用眼露读书写字、电脑应用、手机等对近视眼的发展具有密切关系。研究者总是报道教育措施与近视发生之间的强大关系,他们发现以色列的在宗教学校学习的青少年男孩(全天学习宗教书籍)的近视发病率远高于其他孩子(读书时间少)。婴儿早期的屈光状态更是从远视眼过渡到正视眼这样一个变化过程,足够的远视储备是很重要的。澳大利亚“悉尼眼病研究所”有一项研究显示:更近距离的工作促进了近视眼的发生;延长近距离工作的时间,眼轴增加程度明显大于近视眼早期及进展期的轴长增加程度。

另外作为潜在的预防近视的方式,户外活动近年来受到广泛的研究关注,增加户外活动可能会降低近视眼的患病率,这是因为户外活动接受的光强度比室内活动大,较为亮的光可能通过影响视网膜上多巴胺的释放,来阻碍近视眼的发生。

当然,以上说的大都是一些潜在的预防行为,必要的时候就需要人为的干预。有人说预防近视就像5元的停车费,平时一般都不愿意给,但突然有一张罚单贴在玻璃上让交200元违章停车罚款的时候,真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,早知道就给5元停车费了,当孩子看不清书本、要佩戴眼镜,甚至需要上医院,需要做手术,你才明白提前预防近视多么重要!善待眼睛,做好预防,保护好孩子心灵的窗户!因此解决中小学生近视核心是观念转换——侧重预防而不是治疗,这很重要!